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永安随笔 > 内容

小小说

意 外

金贝棋牌捕鱼 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2   字体:【  

  子夜去急诊,纯属意外。
 
  夏天的夜晚,比白天凉爽不少,因而成为钓友夜钓的好时光。
 
  看时间快到22点了,我和朋友就收了渔具,准备回家。
 
  夜空黑魆魆的,头灯只能照亮巴掌大一点地方。脚下的山路其实不是路,是钓鱼人走出来的一条若有若无的痕迹。突然,我脚底一滑,“啊呀”一声,身体失去重心,往右侧滑去,下边就是水库。我本能地伸出左手,一把抓住左侧山上手够得到的植物,稳住了身子。
 
  走在前面的同伴听到我的惊叫声,急忙问:“怎么了?”
 
  我说:“差点滑下去做大鱼了。”
 
  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,从左手掌食指根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痛。用头灯一看,没见流血,就忍着,先往停车方向爬。
 
  我左手痛得不行,让朋友开车。
 
  回到家中,已是23点。左手掌肿了起来,剧痛难忍。本想天亮后再去医院的,无奈,独自来到医院急诊处。
 
  子夜的医院,灯光惨白如昼,走廊、大厅少有走动的人影。
 
  值班的护士让我去外科。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医生接诊。
 
  我伸出肿胀的左手掌。
 
  他看了看说:“这个应该是骨科负责,你去住院部八楼的骨科看看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。”
 
  我便来到住院部骨科。值班护士叫来了在休息室里的大夫。大夫看了看我的左手掌,说:“你先去做一下血化验吧,化验结果出来后直接到急诊外科看就行了。”
 
  半小时后,我拿着化验结果报告单,再次来到急诊外科。
 
  那位年轻医生有一丝惊讶:“不是叫你到骨科看嘛?”
 
  我很无辜地说:“是骨科大夫让我化验后来这里的。”
 
  那位年轻医生显得有点不悦,接过化验报告单,仔细看了看后说:“血化验各项指标正常。”
 
  “会不会被毒蛇咬了?我看这边上似乎有蛇的齿印。”我指着左食指根部不安地问。
 
  年轻医生显然被我的无知逗乐了:“都两三个小时了,如果是被毒蛇咬,你死两三回都不止了。这点逻辑我还是有的。”
 
  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我的一位朋友曾遭毒蛇咬伤,到医院治疗时医生问被什么蛇咬的?我朋友脸色发青说:“我哪里知道是什么蛇啊?”医生说:“不同的蛇毒,解毒的血清是不一样的,你说不出来,我怎么下药呀?”朋友的家人不满道:“难不成还要我们把咬他的那条蛇捉来你才能治?”医生也有点生气说:“用错了血清出了问题算谁的责任?”我朋友的朋友说:“别争了。时间就是生命。抓紧想办法吧……有了!”他急忙掏出手机拍了金贝棋牌捕鱼,特别是蛇咬的部位、明显的齿痕,作了特写,然后立即发给另一位好友,让他以最快速度,给与他同村的养蛇人辨认。养蛇人一见蛇齿印痕,立马就判断出来。我的朋友才转危为安。
 
  “那估计就是被荆棘刺了。要开刀吗?”我惴惴不安地问。
 
  “那得看情况了。再过几小时就天亮了,做进一步检查后再定吧。”年轻医生说。
 
  回到家里,剩下的几个小时我未曾合眼。
 
  等到七点半,我就再次急急赶往医院。
 
  挂号处的美女护士笑眯眯地问我:“你要挂哪科?”
 
  对啊,我应该挂哪科呢?这医院里我能数出来的就不下十几科,偏偏这科那科都有,就是没有“四肢科”、“上肢科”。我伸出左手说:“我这儿肿痛,你说该挂什么科?”
 
  美女护士愣了一下,迟疑地说:“应该是外科吧?”
 
  到门诊外科大夫那,大夫翻手覆掌认真看了几遍,最后还是肯定地说:“去骨科看。”我说是挂号处的姑娘让我到这里的。大夫说:“她晓得什么?去骨科看。”我想说……想想还是不说也罢。到挂号处改了科,再去门诊骨科。
 
  我对骨科大夫又说了一遍昨晚的经过,并递上验血结果。大夫很负责任地说:“去拍个片吧。”然后开了一张单子。
 
  幸亏来得早,过了一个多小时,片子出来了。我仿佛手捧圣旨,立即回到门诊骨科大夫那里。
 
  大夫接过片子,仔细看了又看,说:“看不出来呀。再去做个B超吧。”
 
  我想说“X光片都拍不出,B超能行么?”又怕大夫说“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”之类的话,就乖乖地再次到收费处交了钱,到B超室等候。
 
  当B超探头在我左手掌肿痛处来回研磨时,我脑子里想的全是反动派对革命党人施以酷刑的电影桥段。
 
  等我拿着B超结果单第三次来到门诊骨科大夫那里时,都快到中午了。而我用时间、金钱、痛苦换来的结果单,依然无法让大夫看清深陷肉中的异物位置。
 
  大夫说:“可能异物太小,难以发现。”
 
  我说:“都痛死了还太小?你就不能凭经验开刀取出那枚可恶的刺么?”
 
  “不找到准确的位置怎么开刀?一刀开进去找不到,缝上,再开第二刀?第三刀?你没意见,当然可以啊。”大夫讥笑道。
 
  “那你说咋办?片也拍了,B超也做了,还要做CT和磁共振么?”
 
  “先开点消炎、止痛的药吧,观察一天再说。”
 
  出医院门口时,遇见一位邻居。他问我怎么了,我将昨晚一直到现在的经过说给他听。他热心地说:“去王氏百痛一贴灵看看,除了产妇的痛,治其他痛蛮灵光的。”
 
  连用三贴膏药,果然不压不痛了。中刺处开始化脓。老中医说,刺随脓拔,再消消炎,没问题。
 
  第四天,有钓友问去不去?我说:“去!”
 

  【打印】  【收藏】  【关闭窗口【作者:郭金勇】  【责任编辑:应倩颖】
点击排行
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金贝棋牌捕鱼 版权所有 2005-2019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。浙新办【2006】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-2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。
警告: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。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,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。
【新闻热线】电视台:0576-87771999 | 电台:0576-87773846 | 节目热线:0576-87785588 0576-87785599 | 仙居新闻编辑部:0576-87821180 Email:xjunew@163.com
金贝棋牌捕鱼 新闻热线:+86-0576-87816971 电子邮箱:xianjunews@126.com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6-87816957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金贝棋牌捕鱼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